×

2019年GDP接近100万亿元,人均GDP迈上1万美元台阶

2019年GDP接近100万亿元,人均GDP迈上1万美元台阶

2019年,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接近100万亿元大关;人均GDP突破了1万美元大关,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!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,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平稳推进,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发展质量稳步提升,主要预期目标任务较好完成。未来,中国经济稳定向好、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。这种趋势既是现实的反映,也是未来的走向;既有牢固的基础,也有条件的支撑——

1月17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9年国民经济运行成绩单。经初步核算,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为990865亿元,接近100万亿元大关,稳居世界第二位,同比增长6.1%,符合6%至6.5%的预期目标;按平均汇率折算,人均GDP达到10276美元,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。

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,2019年以来,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,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平稳推进,主要预期目标任务较好完成。未来,中国经济稳定向好、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。这种趋势既是现实的反映,也是未来的走向;既有牢固的基础,也有条件的支撑。

主要宏观指标符合预期

2019年以来,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,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平稳推进,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发展质量稳步提升,主要预期目标任务较好完成。

宁吉喆分析说,从经济增长看,2019年GDP比上年增长6.1%,符合年初提出的6%至6.5%预期目标,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名列前茅,在1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中位居第一。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大关,实现了新跨越。

从就业水平看,2019年各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均在5.0%至5.3%之间,低于年初提出的5.5%左右预期目标。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,明显高出年初提出的1100万人以上预期目标,且连续7年新增就业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。

从价格水平看,2019年CPI同比上涨2.9%,符合年初提出的3%左右预期调控目标。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比上年上涨1.6%,涨幅比上年略有回落。

从外贸外资看,2019年货物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3.4%,出口增长5%,进口增长1.6%,实现了外贸稳中提质。在全球跨境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,前11个月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6%,全年有望超过1300亿美元。年末外汇储备余额31079亿美元,比上年末增加了352亿美元。

从居民收入看,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,实际增长5.8%。人均GDP增长5.8%左右,达到了全年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的预期目标。

从质量效益看,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推进,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成果得到巩固。全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.6%,比上年有所提高。微观杠杆率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来衡量,11月末是56.9%,比上年同期下降0.3个百分点。中西部地区工业、投资等主要指标增长是快于东部地区的,区域发展差距有所缩小。

宁吉喆说,总体来看,全年主要宏观指标符合预期,在年初的预期目标范围内。

仍然是最大发展中国家

2019年,我国人均GDP突破了1万美元大关,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。“这不仅意味着经济总量不断扩大,而且表明经济发展质量稳步提升,人民生活持续改善。这不仅为实现全面小康打下了坚实基础,也为全人类发展进步事业作出了应有贡献。”宁吉喆说。

在宁吉喆看来,这标志着我国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。2019年,我国GDP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4.4万亿美元。根据比较计算,这与2018年世界排名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第六位的日本、德国、英国、法国4个国家2018年GDP之和大体相当。

这标志着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进一步提升。我国农业基础地位巩固,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.6亿吨,是世界第一大产粮国,也是我国历史上最高的粮食产量。工业体系日益完善,拥有世界上所有工业分类。

这标志着我国人民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。2019年城镇就业人员4.4亿人,居民收入水平上升,收入质量在提高,消费质量也在提高,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在进一步扩大。

这标志着中国为人类发展进步作出的贡献进一步加大。根据世界银行数据,2018年人均GDP在1万美元以上的国家人口规模近15亿人。随着总人口达到14亿的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,全球这一行列国家的人口规模将接近30亿人。

“我们也要看到,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仍然没有改变,我国人口多,生产力总体还不发达,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突出。”宁吉喆说。

稳定向好趋势没有改变

“我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正在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我们并不刻意地追求经济增速,而是追求有质量、有效益的合理增速。”宁吉喆说,未来中国经济稳定向好、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。这种趋势既是现实的反映,也是未来的走向;既有牢固的基础,也有条件的支撑。

宁吉喆分析说,首先,党的坚强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显著。以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为显著优势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,能够广泛调动各方面积极性,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,从而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,有利于应对各种外来冲击和影响。

其次,长期建设积累的物质基础雄厚。我国粮食总产量世界第一,而且藏粮于库、藏粮于地、藏粮于民、藏粮于技,饭碗是端在中国人自己手里的。我国工业体系门类齐全、独立完整,200多种工业产品产量居世界第一,产业协作配套能力强。服务业不断成长,为工农业服务、为人民生活服务,对经济增长贡献达到60%左右。

再次,超大规模市场和内需潜力巨大。我国拥有14亿人口,也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。在外需波动的情况下,内需特别是消费对经济运行的压舱石作用明显。2019年,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9%,其中最终消费支出的贡献率为57.8%。投资的关键作用也在稳步发挥,补短板、强弱项、惠民生还需要大量有效投资。

最后是人力资源和人才资源红利丰厚。我国人力资源十分丰富。2019年劳动年龄人口为8.96亿人,是世界上最大一支劳动力资源大军;就业人员7.75亿人,也是世界上最大一支就业队伍;农民工总量为2.91亿;每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超过800万人,中专毕业生超过400万人,这些高素质的人才加入劳动力市场,必将成为推动高质量发展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源源不断的智力支撑。

“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,只要我们发挥优势、攻坚克难、巩固成果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面对挑战和压力,我们也一定能化危为机,砥砺前行。”宁吉喆说。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林火灿

责编:张靖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