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兵团九师护边员魏萍:“我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守边人”

兵团九师护边员魏萍:“我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守边人”

图① 魏德友(右)与女儿魏萍一起巡边(资料图片)。 兵团日报常驻记者 管述军 摄

我的名字叫魏萍,是九师一六一团的一名护边员。

6月15日傍晚,夕阳下的萨尔布拉克草原,笼罩着金色的寂静。放牧、巡边、清理羊圈、打扫庭院……我和父亲又度过了忙碌而充实的一天。

我的父亲魏德友是九师一六一团退休职工。从1964年起,他就坚守在边境线上的一片无人区,守护着祖国的边境线。50多年来,他义务巡边近25万公里,被誉为边境线上的“活地图”。

今年是我跟着父亲一起在边境线上放牧、巡边的第四年。2017年春天,我与丈夫商议后决定回到一六一团,接过父亲手中的羊鞭,与父亲一起放牧巡边,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守边人。

“既然来了,咱们就要把边境线守好。”不善言辞的父亲,心里虽然心疼我,但又希望自己的守边事业有人继承。

父亲养育了4个孩子,其中3个都在山东老家临沂市安家落户,一家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聚在一起。每次送别前来探亲的儿女时,父亲总是不让我们看到他悄然滑落的泪水。

执着坚忍、诚实守信、不善言辞、内心柔软,在我的心中,这几个词语就是父亲的真实写照。

“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,要做一个好人,要多做好事,要坚守自己的承诺。”这是从小到大,父亲对我们说过最多的话。

父亲是一个严父,不善于表达的他总是把对我们的爱藏在心底,只有偶尔与战友们聊天,说起自己的孩子时,他才会说:“孩子们都很争气,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4个孩子中,父亲对大哥魏国最为严厉,被教训最多的也是大哥。如今,大哥和父亲一样进入了部队,成了一名军人。父亲对我们3个女儿也很严格,我们从来不敢跟父亲撒娇,但是我们小时候的点点滴滴,父亲总会牢牢记住。

“老大最稳重,老二小时候特别调皮,没少挨我的打,老三最像我,老小最懂事,他们小时候都特别可爱……”父亲经常会说起我们小时候的事,每次接到我们的电话,听到我们的声音,父亲的脸上都会绽放笑容。

“孩子们都是大的带小的,小时候在团场租房子上学,我也没去看过他们,但是他们都很懂事。”那些年,父亲唯一不去巡边的日子,就是去连队交党费。我们兄妹4人直到高中毕业,他都没有去学校看望过。

“小时候我常常埋怨父亲没有陪伴我们,长大后我才明白,他是在用行动教会我们什么是恪尽职守。有这样的父亲,我很自豪。”回忆起小时候,大姐魏永忠心里虽有遗憾,但更多的是对父亲的崇敬。

说起童年,一件小事让我印象深刻。有一次,父亲带着我去周边牧场拉运饲草,那时我只有13岁,由于没有站稳,我从2米高的草堆上摔了下来。当看到我满脸是血时,父亲心疼不已,眼泪夺眶而出,抱起我就往医院跑。

当时父亲抱着我跑了一路,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边跑边擦眼泪的样子。

父亲很少表现出他内心柔软的一面,我们人生中每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,他都是一个人行走在边境线上,在心里默默为我们祝福。

还没回到一六一团时,每到过年过节,我都会给父亲打电话,给父亲送去节日的祝福。“我挺好的,不要担心。”每一次他都会重复这句话,即使有几次他身体不适,也从不跟我讲。报喜不报忧,成了他现在爱我们的方式。

独守边境五十载,父亲用半个世纪的坚守,用默默的坚持,教会了我们坚守的意义。

现在,父亲老了,我要继承他的衣钵,继续守边巡边。

(兵团日报记者 莫丽德尔·塔帕衣 整理)

编校:韩立群